心理战“疫”,别被情绪裹挟

  • 发布者:市科协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2-14
  • 来源:

一、在心理学上,人群应激反应存在警觉期、抵抗期、衰竭期。面对新冠肺炎,目前公众的心理应激处于哪个阶段?应采取什么样的干预措施? 

目前处于“抵抗期”,我们还在尽一切可能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。 

普通民众情绪既兴奋、焦躁,同时又深感无助与压抑,而压抑的情绪总会情不自禁地寻找疏泄的“出口”,这些都是自然反应。 

我们需要做的,是了解自己的反应,知道自己行为的意义,把它控制在一定水平,适度反应,不走极端。 

二、如何看待疫情当下由心理压力导致的一些社会情绪和各种社会矛盾?比如公众对政府卫生部门的不信任,希望又质疑科学家发声等。 

病毒通过多种途径影响着我们的健康,疫情通过一种途径——信息,影响着整个社会。 

最初由于信息公开不够及时和准确,引发了非理性恐慌和愤怒;由于信息发布不够严谨和规范,引发了非理性抢购行为。 

随着媒体信息的发布、过滤、澄清机制的完善,信息在风险沟通中的积极作用日益体现。 

三、如果公众心理问题得不到有效疏导,会给整个社会增加哪些运行管理成本?会给防疫大局造成什么阻碍? 

社会层面的恐慌、愤怒和积攒的压抑情绪的爆发,人与人之间情绪的相互影响,会导致极端行为的增多。 

例如破坏疫情管理规则等公共秩序的行为,甚至出现伤害性、反社会等行为。疫情严重度不同区域,情况会很不同。 

疫情带来巨大负性信息或影响会随着人际传播,特别是现代媒介的迅速传播,从而产生剧烈的心理震荡,引起全社会的恐慌。 

这会给防疫工作产生巨大的社会压力。 

四、疫情防控中,如何引导社会心态? 

社会心态的引导应当特别注意疏解社会焦虑和增进社会信任。 

在肺炎疫情防控中,疏解社会焦虑,需要尽可能给公众传递可靠、确切的信息。 

社会信任很难建立、很容易破坏,是社会发展中必不可少的社会资本。 

彭宇案、毒奶粉事件、电信诈骗等社会事件的不断发生,已经屡次让我们感受到了社会的信任危机,此次疫情也不例外。 

在社会信任中,政府信任至关重要。 

在疫情相关的政策和举措的制定和实施过程中,应当准确把握各类群体的利益诉求和心理需要,及时解决集中诉求和社会焦点问题,注重疏导不公平感,从源头上预防和化解矛盾,这是增进政府信任和社会信任的关键。 



相关链接